(非原創)高譚市的沈淪第十節不屈服的蝙蝠女   少妇小说 

第十節不屈服的蝙蝠女

當芭芭拉?高登醒了過來,發現她被鐵鍊銬在牆上,她知道她自己現在正被困在地牢之中,外面有著鐵欄杆,蝙蝠女可以看見銬在她手腕上的手銬連在牆上,雖然她看不見銬在她腳上的腳鐐,但她清楚的聽見當她試著移動雙腳時,鐵鍊在地上拖行所發出嘎啦聲。

「我必須想辦法逃離這裡!」蝙蝠女心中想著,她迅速的看著地牢的四周,想找脫逃的方法。

「至少我仍保有我的衣服和面具!」蝙蝠女心中想著至少她的身分還沒有暴露。

「快點!小姐!」蝙蝠女聽到一個粗糙的男性聲音自地牢大門後面傳來,蝙蝠女聽到門外的腳步聲與男人低聲的講話聲,沒多久她看見三位長的非常難看的男人穿著紅色的制服陪同海蓮娜前來,而她穿著紫色的睡袍直接走進牢中。

「到了!」其中一位男人開口並打開監牢的門,將海蓮娜推了住去。

「我們等會會再回來!」另一位男人開口並隨手關上了門,三人便魚貫的走了出去。

蝙蝠女等待男人的聲音逐漸消失後她開口說:「女獵人,把我弄出去!」芭芭拉小聲說著。

「我沒有鑰匙,但我能打開這扇鎖著的門!」海蓮娜回答著並走向芭芭拉並將自己的面具扯了下來。

「試著將鎖打開,我們要逃離這裡、女獵人?!為什麼妳這樣子看我?女獵人?」蝙蝠女已經發現女獵人的神色與平常不同。

「噓!」海蓮娜輕柔著說著,她舔著下唇並在蝙蝠女前面蹲下。

「海蓮娜!住手!」當蝙蝠女在束縛下掙紮時,她看見女獵人正在撕裂她雙腿間的布帛時,她不禁大叫著。

「安靜點!芭芭拉,我們的新主人要我來讓妳放輕鬆點!」女獵人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指沿著芭芭拉的褻褲的邊縫遊走,她接著說:「白色內褲?妳真的缺乏想像力!親愛的芭芭拉!」

「女獵人!海蓮娜!住手!妳瘋了嗎?」蝙蝠女祈求著,她因掙紮而使鐵鍊拖地的聲音不斷在地牢中迴響。

「別耽心!芭芭拉!當個乖洋娃娃吧!別再掙紮了,等整件事結束後,妳連芭芭拉娃娃都不是了,妳只是一位供主人玩弄的大胸脯玩具。」女獵人一邊說一邊將芭芭拉的內褲自她的身體剝離。

「主人?他們對妳做了什麼?噢!天啊!不要!住手!不!」當芭芭拉感覺到女獵人正用手指頭撬門她緊閉的陰唇時,她不禁哀號著。

「嗯!妳的小穴聞起來真香!」海蓮娜一說完就用舌頭舔著芭芭拉的陰戶。

「求求妳!不要!」芭芭拉感覺到海蓮娜的嘴巴已經翻開她的陰唇,進入她的小穴中時,她只能尖叫著,海蓮娜的舌頭上下左右舔著,她的舌頭攻勢讓蝙蝠女口中不禁吐出了呻吟聲並且讓她的胴體淫蕩的扭動著,當女獵人舔著芭芭拉的陰戶時,混合著她的口水與蝙蝠女的淫水自她的下巴滴下,而海蓮娜雙手緊握住芭芭拉的臀肉,讓蝙蝠女不禁浪叫了出來。

「不!這樣子不行!這太、」當芭芭拉的身體猛烈的反應,她試著去反抗她身體帶來的快感時,她只能用啜泣以表達微弱抗議,當她的心理試著拒絕身體一波波來的快感與即將要發生的事時,但她的身體卻期待下一步的攻勢,這讓芭芭拉苦惱不已,而卻有著另一個快感,這位犯罪打擊者,感覺到她的陰戶正流著潺潺的淫水,而她的反抗也愈來愈薄弱了。

隨著時間的流逝,海蓮娜的攻勢愈來愈有效了,為了更方便行事,海蓮娜的手將芭芭拉的身體向前推,這一來她的舌頭可以更深的刺入芭芭拉的身體裡面,海蓮娜的舌頭滑過了芭芭拉整個陰唇,這幾乎讓蝙蝠女抓狂,芭芭拉甚至自動身體往後挪,好讓她的陰戶更貼近海蓮娜的臉,這種邪淫的感覺更強烈傳過她的全身,而海蓮娜也樂於接受她的反應,她的舌頭滑動的愈來愈快了,而就在芭芭拉即將要高潮的前一刻,海蓮娜卻將她的舌頭自芭芭拉的陰戶中撤出並站了起來。

「芭芭拉!妳這個小騷貨!我賭妳喜歡這樣子!」女獵人嘲弄著蝙蝠女,而她也舔著自殘留在她嘴唇上芭芭拉的淫水,接著她又用手指抹著留在她臉上的淫水並送入口中舔乾淨。

「為什麼妳要這樣對我?」芭芭拉氣喘噓噓問著。

「我已經告訴過妳了,主人需要一個洋娃娃來幹與裝飾後宮,所以主人不要芭比娃娃,他要芭芭拉娃娃。」女獵人輕蔑笑著說,她並將兩隻手指頭插入蝙蝠女已經濕透了的陰戶中並開始抽插。

「我知道妳正在享受中這種感覺,芭芭拉,不管怎樣妳都不會達到高潮,除非妳向Bison投降。」女獵人邪惡的說著。

「Bison!他就是妳在巷子遇到的那位狂人,他就是春麗要逮捕的傢夥!」芭芭拉的胸部正大大的起伏著好吸到更多的空氣,當海蓮娜的手指正插入她昔日朋友的陰戶時,芭芭拉的身體誠實的配合著。

「就是他沒錯!當他一逮住了史蒂芬妮,他就把掠奪者幹的不省人事,史蒂芬妮已經決定跟隨他,並要為他懷孕,當我完成這次任務,我已將滿懷希望回到他的後宮,我也將會和史蒂芬妮有相同的選擇,在那裡也許我會有機會接受到他的種子。」海蓮娜在芭芭拉的耳邊輕囁,而她的手也愛撫著芭芭拉的乳房。

「海蓮娜、別、我們必須逃出這裡、離開這樣、」芭芭拉呻吟著,而當高潮又要來臨時,海蓮娜又再次離開了她的身體,她不禁流下了淚。

「別再頑固了!親愛的芭芭拉!春麗在我們談話時,已經介紹給小醜了,這位中國婊子將會以小醜玩物的身份而終其一生,就像妳成為Bison的洋娃娃一樣。」海蓮娜又在芭芭拉的耳邊輕囁說:「妳將要帶給Bison無盡的快感,而他也會回饋妳的,而妳只要降伏於他。」

「不!」芭芭拉堅決的拒絕。

「妳會改變主意的!」海蓮娜咆哮說著,她又再次將手指插入芭芭的陰戶中。

幾乎同時,芭芭拉感覺到她的身體又再次的騷熱起來,她知道只有一次高潮才能改善這個狀況,當然,芭芭拉一點也不知道她不只她與女獵人在牢房中而已,現在的她是快被女獵人剝光衣服,而她綁在牆上動彈不得,而人在牆的另一頭的坎妮正忙著用各種邪淫的影像映入她的腦中,而她身上的紀錄器紀錄著她身體是否要高潮狀況,這位英國女子追蹤著芭芭拉的反應,她知道芭芭拉的高潮反應間隔愈來愈短,她知道,很快的,蝙蝠女馬上會投降,她嘴角帶著笑意可再次將影像傳到她身上了。



第十一節被出賣的女學生

櫻子急促的呼吸讓她的胸脯上急速上下起伏著,這位女學生正跪在由她的淫水與男人精液所積成的小池塘中,事實上,整個床墊如同一個濕透了的海棉,當她跪在這濕透了的床墊上時,男人們正忙著將他們的精液灑在她的身上與臉上,而他們卻避開了她的眼睛。

精液不只從她的雙頰與頭髮滴下,也從她的手臂與乳房滴下,而她看起來像是有人用太多的白色水彩在潑在她的身上,而這位年青的女孩卻無力阻止這些男人在她身上灑下精液,她只能跪在地上接受她的悲慘命運。

「真是可愛的小女孩!」小醜一邊笑著說一邊走進了房間,他身上僅穿著睡袍而臉上帶著微笑。

女學生張開了雙眼並開始抽噎說:「你說我將不會一個人留下來的!你說過他們會有一位巨乳的婊子供他們玩整夜的,我事先已經先服伺你兩位手下、、但、、」

「但!現在妳已經讓十個男人幹過了?我相信這將不會是妳的紀錄,看看四周圍,現在還有超過幾十個男人在房間內,但大部分的人還沒幹過妳的身體,他們大都只將精液灑在妳身上,看看他們要如何將雞巴弄乾淨,這些都由妳來決定,我的錶告訴我現在離天亮還有幾個小時。」

櫻子啞口無言,只能默默的吞下灑在她臉上的精液,她對著房間環顧一圈,她看見至少有三十位男人,他們正飢渴一邊瞪著她一邊打手槍。

「求、、求您、、您說、、、說、、」櫻子被這些豺狼虎豹嚇的只能啜泣著說。

「我知道我說過的話,但計畫改變了,結果是計畫中的那位婊子希望和我共渡春宵,事實上,我聽見她的腳步聲了,來,櫻子,見見那位婊子!」小醜笑著把身子轉開,好讓櫻子看見是誰高跟鞋的腳步聲。

「春、春麗!」當櫻子看見當蘿絲帶著一位赤裸裸的中國女子走進來時,她不禁訝異的叫了出來,而春麗仍春穿著她以前的衣服,實際來說是披著,她身上幾乎是赤裸的,而在她的衣服上仿是有著黑色的高領,但前面卻裝飾著小醜的笑臉,她原本的手鐲上換成有著小醜笑臉的手鐲,如同她的領巾一樣,但與手鐲上的笑臉不同的是,她的手鐲可以拆開的,在鐲子上有兩個笑臉用橡膠圈連著兩個夾子,分別夾在她的乳頭上,又從乳頭上連著鍊子,接到插入她的陰戶的玩具,而在她的陰戶中插著玩具,這讓她的陰戶中所流出的淫水滴成了兩條細絲。

春麗的頭髮在後腦勺綁在一束,而她被蘿絲扶著走進來,因為她不習慣她的六吋高的高跟鞋與不斷從她陰戶傳來的震動,春麗不只是在她的穿著上的改變,她也多了一些裝飾,『渴望雞巴的婊子』斗大紅色的字寫在她的巨乳上。

「妳好!櫻子!」春麗試著讓她的聲音很平靜而不要哭出來的語週,她很清楚知道她將要對櫻子所做的事情,而櫻子會有什麼後果,蘿絲在小醜對她調教完後,在另一個房間已經對她強調過了,為了不要讓自己有如此悲慘的下場,當她在淋浴好弄乾淨她的身體時,她專心的覆誦蘿絲教她要取悅小醜的說:「我是個巨乳婊子!今夜原本是要取悅大家,但是當小醜的大雞巴肏入我的屁眼時,我被幹的爽極了,我已經離不開小醜雞巴了。」

「可惡!老闆!為什麼不能用這位中國婊子來代替這位小日本人?可惡!現在要怎麼辦?」其中一位叫囂著。

「不行!你這個笨蛋,我立刻將要把她送給Bison當禮物。」小醜吼了回去,這時他扯了個謊:「而且,把她再弄乾淨又要花很長的時間,她和蘿絲在淋浴時花了太多的時間,這讓整個時間表延誤了,依我來看的話,如果讓你幹這婊子的話,她只會大聲的尖叫,讓這個房間吵死了。」小醜一直在說謊,因為他不願意將春麗和其他人分享。

「看到了沒有,我就說老闆一直在為我們著想!」另一個傢夥叫著。

「謝謝老闆!」歡呼聲此起彼落。

「好了!安靜下來吧,繼續好好的玩櫻子吧!反正到天亮之前,她都是你們的,接著Bison將會好好的修理她,在此之前,把她操到爆到吧!」小醜對著他的手下宣布。

「我真的希望我能代替妳!櫻子!」春麗再次對櫻子說謊,她緩緩的轉過身去,展現寫在她雪白屁股上的字:『我是個婊子!來幹我吧!』而這些字與寫在她胸口上的字類似:「像我這樣的婊子只有一件事情做的好-讓人肏!」

「不、、不、不可以、」當櫻子看見春麗與蘿絲兩人面對面的擁吻在一起,她們的口水在她們的舌頭上攪動時,她大叫著,沒多久,春麗推開了蘿絲,她抱住了小醜熱情吻著他。

「就這麼決定了!」春麗自小醜身上離開喘著氣說:「我已經準備要過新的生活了,生準備成為索圖戰士的娼妓了,如果妳喜歡,妳也可以加入!」

「不!」櫻子悲憤的大叫,並試著站起來,但她發現乾掉的精液如同膠水將她的腿黏在地上,讓她根本站不起來,她只能將上半身挺了起來,這時有人站在她背後,迅速將雞巴殘忍的肏入她的屁眼中。

「好好享用吧!」在春麗離開房間時,她給了櫻子一個飛吻,當春麗一離開房間,她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她為她的所作所為與自己的未來流下了淚。
上一篇:奸刑 下一篇:暴虐輪姦柔弱校花
评论加载中..